苏衫

有缘再会

一对情头(?)
他们真的好可爱

{ 2018-07-29 /4 /90 }

武当有个老情人·壹至参

憋嗦了 要开学了 谁都看不到后续

江上聆北:

@苏衫 你点的文,我写不完了

#严重ooc预警 注意避雷#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金顶上有个武当,一个老武当。
他有几个武当徒弟,一群小武当。

小武当很闹腾,闲不住。
老武当也不恼,随他们闹。

听旁人说老武当年轻的时候很厉害。

脚踢少林拳打华山。

小徒弟们说这肯定吹牛。

因为老武当他根本不打架。

而且,老武当也很年轻。他年少成名。

指着个二八芳华模样的俊俏小郎君喊老,也忒昧着良心。

今天小武当们闯祸了。
七八个捏他们脸蛋儿的女香客被倒绑树上。

几个女子足足嚎了一上午巡山弟子硬是没听见和聋子一样。

最后,还是路过的少林受不了把她们放下...

{ 2018-02-21 /31 }
 

*没有标题而且估计看不太出来的OOC华武
*还没有写完
*马上开学了大家估计看不到后续(?)
这个人 @江上聆北 和我换的文
不说废话了 愿意赏脸的请往下👇
  华山倾慕过许多女子。
  温柔伶俐的苏蓉蓉,泼辣直爽的金灵芝,妖娆妩媚的方莹,还有那来自暗香的宋熙。
  呸,一说到这华山就来气,不知这宋熙姑娘被什么迷住了眼睛,竟与一武当弟子情投意合,当真是鲜花插在……那什么上。
  华山斜卧在房梁上,忿忿想,那武当究竟有什么好?多少姑娘都倾心于那武当弟子?
  第一正道?也没见着有多厉害啊,上回华山论剑我连赢好几个武当的人呢。
  财力殷实?这着实是实话,

{ 2018-02-21 /8 }
 

冬雪

.cp太芥
.很短
.OOC
.非常莫名其妙
可以的话请往下👇

  不知道是什么品种的树,已到深冬任然郁郁葱葱,叶片下的阴翳是深深的,厚重的绿色。不符合常理。一如今年的雪,难得地迟迟没有赴约。冷意倒是半分不减。     
  芥川轻咳了几声,自从入冬以来他的咳嗽声就未曾断过。肺病一日比一日严重了。芥川知道,本也可以去治,他不愿意。
  冬天的医馆人很多,如若下定决心治疗,就要向老师请长假了。
  芥川不要。他宁愿自己死于肺出血,也不要放弃与老师相处的时间,尽管太宰不止一次地告诉他上课咳嗽会影响效果,还不如不要浪费

{ 2018-01-18 /17 }
 

日向创的自我传记

cp是狛日 这一次因为没有太多狛日所以没有打狛日tag
ooc严重
日向创视角
可以的话请往下↓

  (一)
  我是日向创,希望之峰学园预备学科的一名学生。
  或许有人想,进入希望之峰若不是本科生就毫无意义,为此还要支付那样昂贵的学费并不划算。
  但是,我这样选择一定是有理由的。
  我憧憬着希望之峰,或者说,我憧憬着“才能”。
  因为本身是个从头到脚一点也不起眼的普通人,不受才能的眷顾。像我这样的人,在这世上有很多很多,他们大多习惯并适应了平凡,随波逐流,毫无怨言。
  可我不一样。从儿时起,我便会看着电视上拥有才能的人们暗自幻想...

{ 2017-12-01 /5 }
 

*今天的练笔
*不知道打什么tag好……?
她想,他身上或许没有生命的限制,甚于鸟翅羽翼间的轻盈,超脱于泥土的艰涩。蜘蛛的网越是甜美诱人越是危机四伏,越是丝缕分明越是纠缠不清。他像狡猾的爬虫受到欲望指引上了当,又能自得地破开圈套全身而退。她走到海边,裸露的小腿沾了海水,变得湿润又有些黏腻。青色的水波深处却是阴冷的死绿色,枯朽的海草像极了死人与生命之光最后接触到的手指,那般僵硬又无可奈何。她直直摔了下去,身子被海水湮没,咸腥直入口鼻,眼睛也有些痛。她的肺部开始挣扎着跑开,却被她强制禁止了。此刻,她想起了海鸟,想起了水手洁白的翎带,同时,更多的,她拼尽全力地想着他。

{ 2017-07-10 /7 }
 

[太敦]朝阳

注意:-小短打
        -ooc严重
        -cp太敦 已交往
        -小学生文笔的练习
可以的话请往下拉。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  湿冷的海水卷起白色的泡沫,狂风吹向岸边,夹杂着腥咸的气味,那是海风独有的味道。天空尚未完全亮起,只隐隐露出了鱼肚白,使天际失去了原本的浑浊一片。
  中岛选的位...

{ 2017-05-11 /1 /19 }
 

© 苏衫 | Powered by LOFTER